中央人民政府網站  |  省委  |  省人大  |  省政府  |  省政協
您的位置: 青海省人民政府網 / 政務公開 / 新聞動態 / 青海要聞

【新時代 新作為 新篇章】黃河見證:移民村的變遷

來源: 青海日報    發布時間: 2021-01-03 09:37    編輯: 馬燕燕         

  德吉村全景。張海麟 攝

  藍天白云,綠水青山,陽光沙灘。

  廣場休閑,游園攝景,河水微瀾。

  寒風鼓鳴,開闊的黃河兩岸風光秀麗怡人,不禁讓游客流連忘返……

  抖音、快手、小視頻,處處唱德吉、曬德吉、贊德吉……

  沐浴著黃南藏族自治州尖扎縣德吉村冬日的暖陽,漫步在水岸沙灘,欣賞大河風景,寬闊、平靜、清澈的河水顯得格外溫柔親切,宛如母親張開的臂彎,擁抱著這個秀麗動人的“網紅村落”。

  就在近日,國務院辦公廳對第七次大督查發現的典型經驗做法予以通報表揚,尖扎縣通過產業幫扶讓易地扶貧搬遷群眾捧上“金飯碗”典型經驗做法榮登榮譽榜。此前,該縣還曾獲得“全省脫貧攻堅先進集體”“全省‘十三五’易地扶貧搬遷工作先進縣”等榮譽稱號。

  尖扎縣地處我省東南部青藏高原和黃土高原過渡帶,轄3鎮6鄉1個辦事處86個行政村8個社區,總面積1714平方公里,總人口6.2萬人,其中農業人口4.296萬人。是一個以農業為主,農牧結合的農業縣,也是國定深度貧困縣。

  自脫貧攻堅戰打響以來,該縣針對偏遠山區農牧民致富困難的問題,探索提出“山上問題山下解決”的扶貧思路,實施了7個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,把929戶3593人(含建檔立卡貧困戶736戶2912人)從閉塞的深山溝壑搬遷至黃河畔、集鎮和縣城等生存條件、發展空間相對優越的區域,并結合各搬遷點的實際,組建集體經濟、發展后續產業,讓貧困群眾“挪窮窩”“換窮業”,捧上“金飯碗”。

  挪窮窩展新顏

  由尖扎縣黃河谷地往西,在近50公里縣域范圍內,從1960米到4600余米,海拔的急劇攀升,讓河谷肥美的土地變成了縱橫交錯的山梁溝壑。這一地理上的“先天不足”,成為制約諸多山村發展的硬傷。

  “我們把易地搬遷作為群眾脫貧最直接、最有效、最徹底的舉措來抓,事實證明,這一條路我們走對了。”尖扎縣副縣長、扶貧局局長海洋說,“面對這一最難啃的‘硬骨頭’,從最初的調查摸底、征求意見、專家論證,到規劃選址和產業謀劃,再到打破行政區域界限,重新審視梳理縣域鄉鎮、村社發展環境。為了讓一方水土養活一方人,為了讓綠水青山成為金山銀山,我們立足高起點、高標準、高品位制定規劃,立志把居住環境惡劣的村社,搬遷到地理位置較為優越的黃河谷地,或鄉鎮核心地區進行擇址安置。”

  時至今日,尖扎縣已累計投資2.9億元,實施了薩尕尼哈社區、德吉村、寺門村、來玉村、東果村、莫合加村和縣城安置小區7個易地搬遷安置項目,3593名農牧民搬離舊環境、過上了新生活。

  走進位于昂拉鄉河東的達拉卡舊村落,這一曾經的荒灘已開始休養生息,取而代之的是易地搬遷的“網紅打卡地”的德吉新村。穿行于村里四通八達的柏油路上,污水處理廠、衛生室、幼兒園等生產生活設施已完全齊備,文化廣場、射箭場、亭臺樓閣、沙灘等娛樂場所應有盡有,“水、電、路、網、訊”的完備,讓曾經為出行、飲水、就醫、入學等問題而“頭疼不已”的搬遷群眾開啟了新生活。

  從山上搬遷下來后,村民達巴在德吉村開起了農家樂。他說:“現在做什么都方便,尤其是孩子上學就在家門口,我們就有更多的時間專心經營農家樂。”談及新生活,達巴深感生活的美好。

  在德吉村景區感恩亭兩側的柱子上,鐫刻著一副對聯:“憶往昔,山大溝深路難行;看今朝,水清林秀好風景”,形象地描述了達巴和搬遷戶們生活的巨大變遷。

  剜窮根興產業

  搬出來,能致富,才能穩得住。離開世代賴以生存的牧場和山村,來到陌生的風光旖旎的河邊“新村”,搬遷而來的人們難免對接下來的生活有些許迷茫或憂心,事實上,這也是政府之所急。

  為此,尖扎縣引導搬遷農牧民依法以轉包、出租及入股等方式流轉承包土地、草場,在草場承包經營權入股合作社的新模式下,實現了資源變股金、牧民變股民,隨之鼓起的腰包讓搬遷戶們樂開了花——德吉村創辦苗木及藏茶種植合作社,建設農事體驗園,年收入達100萬元以上,120名搬遷群眾年均增收7000元;東果村和莫合加村發展果蔬采摘業和溫棚種植業,打造了“夏天的百花園、秋天的百果園”;薩尕尼哈安置點依托草場優勢,創建生態有機畜牧業示范區,通過牛羊有機認證,提升產品價格和品質,增加搬遷戶收入。

  以世代游牧的尖扎灘鄉為例,畜牧業轉型無疑是關乎牧民真脫貧、脫真貧的長久產業和全鄉同步實現全面小康的重要路徑。

  長期以來,由于小型合作社規模小,畜產品加工方式落后,市場開拓能力差,導致生產要素大量外流,畜產品個體附加值不高,牧民增收緩慢。據此,尖扎灘鄉將發展生態畜牧業作為脫貧攻堅的主要抓手,引導牧民們轉變思路,整合小型合作社的草場、勞動力和牲畜,組建了尖扎灘鄉草原珍寶生態畜牧業合作社聯合社,推動生態畜牧業向好發展。

  目前,該合作社448戶1782名“股東”,現金入股達到了111萬元,牲畜、草場入社率也越來越高,已有1363頭牛、4960只羊、7586.7公頃草場入社。同時,尖扎灘鄉建設了畜牧業(牦牛、藏羊)有機產品認證、乳制品收集加工體驗店、黑牦牛傳統手工藝品加工體驗店、中藏藥材種植基地、黑牦牛部落文化體驗點、農貿市場、活畜交易市場等8個項目,鼓勵牧民調整產業結構,推動特色產業發展,走出了一條強村富民的新路子。

  2019年,尖扎灘鄉黨政班子成員帶領灘上洛哇、崗毛、幸福、五星四村“兩委”負責人,赴澤庫縣寧秀鄉拉格日村考察蕨麻種植,了解蕨麻種植、產量、人工、效益等市場前景。他們“取經”回來后,在中藏藥材種植基地試種了0.67公頃,收成喜人,今年又增加了2.67公頃。

  尖扎縣光照時間長、強度大,發展光伏項目有益可得。該縣利用這一優勢,投資2193.6萬元在薩尕尼哈、東果村、莫合加村等5個搬遷點建設了光伏發電項目,在搬遷戶屋頂或搬遷點閑置地裝置光伏設施,將光電接入國家電網,每年每戶至少增加了4200元以上的額外入賬,還有光伏電板和裝機的日常維護也為搬遷點群眾帶來了就業機遇,讓搬遷群眾有了一份穩定的“陽光”收入。

  在尖扎灘鄉的光伏基地,一面面光伏板構成的“藍色海洋”正貪婪吸吮著七彩陽光,這是從牧野上搬遷至薩尕尼哈社區的牧民們最為之得意的“綠色銀行”,自發自用,余電上網,不僅讓他們省了錢,還有了額外收入。

  揚優勢穩致富

  尖扎是后弘文化的發祥地、五彩神箭的故鄉,黃河穿境而過、境內有坎布拉國家地質公園等著名景區,用“秀外慧中”來形容實不為過。肩負搬遷農牧民轉產、致富的使命,就務必要在這方旖旎秀麗的山川河水和底蘊深厚的民俗文化上,做出一篇大文章。黃南州副州長、尖扎縣委書記陳昌正說。

  遠望依山傍水、寧靜祥和的德吉新村,似乎任何溢美之詞都不為過。城鎮化步伐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席卷青南大地,德吉,這個偏居尖扎縣昂拉鄉河東地區的移民新村應運而生。

  德吉,藏語為幸福之意,今日德吉,藏族風情庭院錯落有致,清澈的黃河之水將其攬入臂彎,陽光、沙灘、碼頭、水車、棧道分外別致,儼然呈現出一幅青海“小江南”的水墨山水。

  在該縣7個易地搬遷集中安置點里,德吉村背靠阿賽公路,面朝黃河,以其得天獨厚的風光資源、建設完備的基礎設施和富有特色的民俗文化,而迅速受到旅行者的青睞,搖身成為“網紅打卡地”。

  每到夏秋兩季,隨著政府承辦的一系列旅游活動啟幕,各地游客紛至沓來,德吉村村民們便迎來了一年中最忙碌的時候。

  擁有了休閑廣場、碼頭、自駕游營地、露天沙灘、婚紗攝影基地、花海、農耕體驗、小吃廣場等旅游產業項目,德吉村“人氣”越來越旺,村民們隨之紛紛開起農家樂,在小吃廣場擺起攤位,住在景區吃上了“旅游飯”。

  自2017年底開始,僅一年間,尖扎縣7個鄉鎮30個貧困村中優先搬遷至這里的251戶貧困戶,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家家戶戶住進了新房子,不少農戶有了自己的“小產業”。

  2017年底,加羊索南一家從海拔3500米的尖扎灘鄉羊智村搬遷到黃河之畔的德吉村,和其他搬遷戶一起成為了這里的新村民。一年后,經過政府“支招”,他將自家院子改造成農家樂,到今天,靠著夫妻倆勤勞的雙手,家里一年能入賬5萬元以上。

  “以前的家離縣城40公里,遇上下雪天,去趟縣城是一種奢望。現在方便了,去縣城只有10分鐘車程,看病出行很方便。”撫今追昔,加羊索南為自己“打氣”道,“從經營農家樂的第一天,我的幫扶單位和幫扶對象,基本每天給我打電話介紹游客、出主意,有了他們的幫助,一定要把農家樂經營好。”

  如今,德吉村正在以“文化旅游+精準扶貧+鄉村振興”的新模式奔走在小康路上。

  與其說德吉新村是我省眾多易地扶貧搬遷的一個“新生”村落,倒不如說它也是我省青南地區加快城鎮化發展的一個典型代表。

  隨著景區打造日趨完善,德吉村越來越“火”了,該村先后被授予“中國最美休閑鄉村”“AAA級旅游景區”“國家森林鄉村”“少數民族特色村寨”“全國生態文化村”“第二批全國鄉村旅游重點村”等榮譽。

  出了德吉村,走進同處黃河之畔的來玉村,投資8200萬元的獨棟式民宿木屋沿河而建、商業休閑景觀長廊、燒烤基地、來玉灣陽光沙灘、兒童游樂園等旅游設施已然齊全,只待迎接如織的游客。據了解,這里將借助富有特色的民宿,成為與德吉村相輔相成的又一處鄉村旅游景區“網紅打卡地”。(公保安加姚斌)

综合好色-色欲天天天影视综合网 亚洲 日韩 国产 有码,五月婷婷久久大香蕉,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